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生活感悟 > 正文

该怎样祭奠,我那死去的青春

收藏文章Loading
收藏
(63)

回头看看走过的路,原来脚下的泥丸都已成为陌生,坐下算算时间老人的脚步,原来,他带着我竟走了二十几个春秋,原来,不知何时,我已经走到了青春的尾巴。过去,就像手上翻过的照片,都已是老朋友,可是,你们可否记得我的容颜,可否记得我曾经年少过?

曾经年少的美好、曾经年少的天真,我只能以自己笨笨的方式去祭奠,既然不能忘记,就好好回忆吧,把它装在那本叫做“青春”的书里,等到老到哪里也去不了,再来慢慢咀嚼,那些酸甜苦辣,应该会是另一种滋味,那布满胜过东非大裂谷的皱纹的脸上,应该会有笑容吧!

作为最复杂、最矛盾的高等动物,我们都一样,在十七八岁的时候总是像爸爸妈妈宣称“我可是大人了,我可以安排自己的命运。”

到了二十五岁以后,就会告诉别人“我还是个孩子呢,可不可以保护我?”

不是多愁善感,而是真的很舍不得,那渐行渐远的青涩年华,那样的苦涩心情,就好像看着相爱的人儿与你即将远隔天涯,留在的,唯有那个模模糊糊、斑斑驳驳的背影。那样的撕心裂肺,似乎就要窒息。

该怎么去怀念她,我那已别了的岁月,该怎样去记住,那些在雪地里狂奔的无知岁月。或许有一点幼稚,可是已纵身深谷,反悔只是徒劳。很喜欢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里面的那句话“你明明知道人会死去,那么你怎么现在不去死一死呢?”还好,我没有让自己的童年、青春都没有遗憾,还好,我一直那么的幸运,是傻也好,是幼稚也罢,总之很快乐,酸甜苦辣,都尝试过,尽管只是凤毛麟角,也足够我品一辈子。

似乎,还在和伙伴们满山疯跑,却只为了让那一个个雪团把对手打倒;好像还在课间十分钟不顾风雨的奔向乒乓球台;好像还让自己的生活定在三点一线的高中忙碌之中。然而,就像睡了一觉,梦醒时分,浑浑噩噩,却要含泪告别,告别那些回不去的风花雪月。

那些身边走过的,那些路边乘过凉的柳树,那些飘洒在身上的柳絮,那些躺过的草坪,都成了多情的人儿,逗留心间,挥之不去,也只有这些善解人意的朋友,仍让人嘴角上扬。

那些不经意的泪水,那些莫名的烦恼,只是生命里的美丽却残忍的客人,让我丢在了昨天,却埋在了心底。渐行渐远,耳边的歌声让我很无助——可惜不是你;

努力为你改变,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笔,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,仿佛还是昨天,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,但闭上双眼我还看得见。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,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,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,还能感受那温柔,那一段我们曾心贴着心,我想我更有权力关心你,可能你已走进别人风景,多希望也有星光的投影,努力为你改变,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笔,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,仿佛还是昨天,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,但闭上双眼我还看得见。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,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,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,还能感受那温柔,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,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,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,还能感受那温柔,

终于要离开,终于要含泪挥别,可是,却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勇敢。

我那些死去的青春,我该怎么去祭奠你,毕竟,你不能陪我到最后!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sanwen.net/subject/274964/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www.csyor.com/827.html - 穿梭于偶然

该日志由 Csyor 于2014年06月19日发表在 生活感悟 分类下, 通告目前不可用,你可以至底部留下评论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该怎样祭奠,我那死去的青春 - 穿梭于偶然
关键字: ,

该怎样祭奠,我那死去的青春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
快捷键:Ctrl+Enter